为何中国不“输入”外国模式?郑永年这样解释

2018-09-18 作者:采集侠   |   浏览(

  原标题 [解局]郑永年:为何中国不“输入”外国模式,也不“输出”中国模式?  

  [侠客岛按]

  最近,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高层对话会在北京召开,昨天习近平也在开幕式上发表了讲话。这一由中联部举办的活动,吸引了全世界近300个政党来华。

  政党是现代政治的主导力量。为什么会有如此多的政党来中国讨论治理实践和发展模式?这次对话又将对世界造成何种影响?今天下午,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先生接受了侠客岛的专访。

  1、侠客岛:郑教授好,距离上次您做客侠客岛直播已经有一阵子了。作为特邀嘉宾,您如何看待此次中共与世界对话会?

  郑永年:其实很有趣。大家可以发现,现在主权国家有各种交流平台,比如联合国等;资本的、经济的交流也有不少平台,比如达沃斯、WTO、各类高峰论坛;民间交流、NGO平台也很多。但恰恰是现代政治的主流,也就是政党,政党间沟通的平台非常少,没有世界性的对话机制。我们看到西方政党也好,很多多党制国家,他们的政党在国内斗争、争吵,但都可以在中国举办的这个活动里对话。所以,中共、中联部其实是在做一项很重要的开创性活动。

  同样,我们知道,现在世界范围内面临着很大的危机,不管是自身的建设危机还是面临的治理危机。相比之下,中共的历史很长、是世界上人数最大的政党,其治下的中国则发展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,这种对比,无疑会引起各方的好奇心。

  2、侠客岛:是的。昨天习总书记在讲话时有一句话引起了各方的高度关注,他说我们不“输入”外国模式,也不“输出”中国模式,不会要求别国“复制”中国的做法。您怎么看这样的表述?

  郑永年:在政党发展道路上,如果完全照搬照抄,或者关起门来不学习,肯定都是会失败的。因此,只有像中共这样,以我为主,但是敞开来学习,学到的东西才能是自己的东西。

  目前西方常常有一种舆论氛围,就是认为中国在自己强大了之后,可能会输出自己的模式,强迫其他国家走中国的道路。这是以己度人。比如前一段,西方人就说中国在非洲搞“新殖民主义”、“新帝国主义”,事实上当然不是这样。毕竟,长久以来,西方最典型的思维就是“I’m the best ”,所以你们都要来学我;但事实上,政党的发展道路是没有end of history(历史的终结),也没有 end of revolution(演变的重点),是一直在演变的。

  从另一个角度说,不输出中国模式,意味着我们是明确自己有“中国模式”的。我们有,只是自己不输出而已。这跟共产国际时代当然不同。从源头上来说,所谓中国模式本来就是开放的,是学日本、学美国、学新加坡、学香港等等一系列优秀的经验。习总书记谈中共的执政是根植于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的,而这个基因,很重要的一点就是“变”;以自己为主体,在不同的时代,赋予不同的内容。

  为什么我们现在这么强调“文化自信”?因为文化自信之后才能学习别人,以自己为主体的学习才会成功,而不是变成别人。没有文化自信,其他的自信都是非常肤浅,不能成功的。

  3、侠客岛:谈“政党”可能太抽象。这次来华的政党,有的是在野党,有的是执政党;有的目的是要执政,有的面临的则是执政困境。您觉得他们能从中国得到什么?

  郑永年:政党本身并不抽象。尽管不同的主义或理论对其有不同的定义,但其实,党就是人口的一部分,并且在现实中,这群人常常表现为先进分子。从传统的西方政党来看,很多政党此前就是“俱乐部”,精英分子组成,最后变成了政党。列宁对政党的定义则更明确了,是无产阶级先锋队,是无产阶级的一部分。

  但是随着实践的发展,政党也确实开始抽象化。比如当年的德国社会民主党,以民主为目标之后,就会变得越来越等级化、行政化、官僚化,进而脱离社会。有一本书叫做《新阶级》,讲的就是说,政党可能在执政后,开始脱离他原本脱胎的那个阶级,形成一个独特的阶级。这样肯定是要出问题的。毛泽东说过,共产党要“从群众中来,到群众中去”,直到今天,中共领导人也还在强调这一点。

  西方社会目前所存在的所谓“治理失败”,或者“治理不成功”,其根源就是政党的失败。